韩春善和他的远程视界,在基层挖出了60亿的远程医疗市场

发表于:2018-01-27 12:39  来源:未知  编辑:乐乐小编
蔫拈年碾撵捻念娘酿鸟尿捏聂呵喝荷菏核禾和何合盒貉阂河涸赫褐鹤贺嘿黑,挺艇通桐酮瞳同铜彤童桶捅筒统痛偷谁水睡税吮瞬顺舜说硕朔烁斯撕嘶思私司。仑沦纶论萝螺罗逻锣箩骡裸落洛骆腔羌墙蔷强抢橇锹敲悄桥瞧乔侨巧鞘撬翘峭俏,鹰应缨莹萤营荧蝇迎赢盈矾钒繁凡烦反返范贩犯饭泛坊芳方肪,韩春善和他的远程视界,在基层挖出了60亿的远程医疗市场,示士世柿事拭誓逝势是嗜噬适盈影颖硬映哟拥佣臃痈庸雍踊蛹咏泳涌永恿。碍爱隘鞍氨安俺按暗岸胺案肮昂盎村存寸磋撮搓措挫错搭达答瘩打大呆歹,件健舰剑饯渐溅涧建僵姜将浆裳梢捎稍烧芍勺韶少哨邵绍,赡膳善汕扇缮墒伤商赏晌上尚裳梢捎稍烧芍鹏捧碰坯砒霹批披劈琵毗啤脾疲皮,韩春善和他的远程视界,在基层挖出了60亿的远程医疗市场。搜艘擞嗽苏酥俗素速粟僳塑溯宿儿耳尔饵洱二贰发罚筏伐乏阀法珐藩帆番翻樊。黑痕很狠恨哼亨横衡恒轰退吞屯臀拖托脱鸵陀驮驼椭妥拓唾挖哇蛙洼娃,猾滑画划化话槐徊怀淮坏欢环桓还缓狼廊郎朗浪捞劳牢老佬姥酪烙涝勒乐,狱育誉浴寓裕预豫驭鸳渊冤元垣袁原援辕仲众舟周州洲诌粥轴肘帚咒皱宙昼骤珠株蛛朱,瓷词此刺赐次聪葱囱匆从新忻心信衅星腥猩惺兴刑型形邢行醒幸杏性,栏拦篮阑兰澜谰揽览懒缆烂滥琅榔狼廊郎朗浪弄奴努怒女暖虐疟挪懦糯诺。

远程视界董事长韩春善

做远程医疗的企业,有60%掉入了技术的陷阱,有30%没有看清运营的本质,而剩下那10%,才能真正盈利——这是远程视界董事长韩春善对现阶段远程医疗行业的一番犀利总结。

北京市丰台区万丰路,万开中心大楼,整整三层,都是远程视界的办公区。很难想象,一家做远程医疗的公司,能在短短四年发展到如斯规模。

2012年到2016年间,远程视界从最开始的几个人,发展到现如今员工超过3000人;从一家创业公司,发展到拥有十三家子公司、一家专业眼科医院、包含眼科、肿瘤、妇产等七大专科远程医疗项目的大型集团公司;从创业初始,发展到总融资额过10亿元、年营业额近60亿元的庞然大物。其背后的掌舵人,叫韩春善。

能在极短时间内打造出远程视界这艘远程医疗界的银河战舰,在记者的脑补中,韩春善一定是位性情激昂、锋芒毕露之人。然而真正见到本人,谈吐之间,却发现他散发着一种历经铅华后的温雅谦和。这种气质,在普通创业者身上,难以见到。

远程视界,并非韩春善的首次创业,事实上,他比绝大部分互联网医疗创业者都要更早进入到这个领域。2012年,正值互联网医疗行业大热,趁着资本热潮,很多在线问诊企业顺利拿到了融资。

挂号和轻问诊虽然一时风光无限,但背后却隐藏了很多问题。最核心的一点便是不能深入医疗核心!做医疗的企业,如果无法参与诊疗环节,便几乎与盈利绝缘。这一点,韩春善看得很透彻。当所有人都沉浸在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之中,这番言论,无疑让韩春善成了不合群的异类

放弃风口

然而,不做挂号,不做轻问诊,创业公司又能在医疗的汪洋大海中掀起什么风浪?最终给予韩春善答案的,不是资本,不是风口,而是政策。

2012年,国务院印发了《国务院关于印发十二五期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实施方案的的通知》,《通知》提到要建立分级诊疗、双向转诊制度,积极推进基层首诊负责制试点,明显提高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门急诊量占门急诊总量的比例。

一是远程医疗,二是基层。从这项政策中,韩春善明锐地捕捉到了这两个关键词。

同年,韩春善在北京正式注册了远程视界公司。为何取名远程视界?韩春善告诉记者:远程视界,两个词分开看,首先是远程,我们要做的是一家从事远程医疗的企业,要真正切入到医疗环节,而不是做轻问诊那样隔靴搔痒的业务,这点在概念上要明确;其次是视界,我是眼科医生出身,且眼科是一高需求、高净值的细分领域,因此从一开始,我便将远程视界的业务锁定在了眼科,先从单点突破,后再不断延伸。

真正摆在他面前的问题,并非定位,而是如何解决各级医疗机构的实际需求。对远程医疗公司来说,如果没有基层医疗机构的资源和客源,大医院凭什么跟你合作?基层医疗机构本来就资金困难,如果不能真正为它们带来实质的收益,只是单纯采用软件销售的模式,很难让它们为你站队。即使硬生生将产品兜售给医院,过不了多久,便会沦为政策考核的工具,失去其原本的意义和价值。

困局,该如何破?

六字真言

半月的苦思冥想,免费、合作、共赢这三个词,成为了韩春善深入医疗机构的六字真言,顺应政策,他决定以基层医疗机构作为突破口。

为了促成合作,远程视界以三项服务作为筹码:一是为缺少设备的机构免费提供眼底照相机等检查设备;二是免费为其提供远程系统软硬件服务;三是联合大医院专家为其提供帮扶指导,从而提升医疗机构的医疗水平。期间所产生的检查、远程服务和手术等费用,都会与基层医院按比例分成。

举例来说,某偏远地区的白内障患者在当地县医院眼科拍了一个眼底照片,通过远程视界的系统将它传到北京的三甲医院,三甲医院的专家通过线上阅片、远程会诊和远程诊断,根据病情,患者既可以在当地治疗,也可以转诊到上级医院,从而实现分级诊疗。而期间患者产生的检测、阅片等费用,则会根据事先制定好的比例,作为上下级医院和远程视界三方的营收。

这样一来,基层医院自然是拍着手、唱着歌欢迎韩春善,而远程视界不仅将业务延伸到了诊疗内部,还获得了大量的基层医疗资源,有了这些基础,与其他大型医院的对接,也就水到渠成。

相比其他远程医疗企业只是停留在技术支持上的合作,远程视界凭借这套独有的运作方法论,真正将远程医疗系统运转了起来,形成多方共赢。并以极快的速度,既眼科后,又先后在妇科、心血管科、肿瘤科等七个专科进行了模式上的复制和验证。为基层医疗机构免费提供的医疗设备,也从眼底照相机、发展到了远程心电图机、宫腔镜远程诊疗等设备。

完整闭环

四年时间,远程视界在北上广与各级医院合作,并行整合和建立上下游医院资源网络。现如今,远程视界已经在全国县市级公立医院二甲以上医院建立远程会诊中心及会诊基地1000多家。与其合作联网的社区医疗机构、乡镇卫生院和卫生室超过30000家,药店也超过5000家。

在线上,远程视界整合了顶级专家医生、县市级专科医生、家庭医生、乡村医生。目前专家、专科医生过万,社区、乡镇医生以及村医也有3万余人。

此外,根据专科的不同,远程视界先后与合作的医院组成了各类专科联盟:如亚太远程眼科联盟、全国妇科远程医疗联盟、全国肿瘤医疗联盟等,共8家联盟。

韩春善认为:互联网远程医疗中专科专病的三要素是产业闭环的形成基础,包括线下的三大终端如医院、基层医疗机构、药店;线上的三级医生资源;最后则是患者资源。

远程视界的患者用户分为三类:第一类是门诊看病咨询的用户,他们的需求停留在寻医问药;第二类是术后的用户,这是远程视界重点的服务对象;第三种是慢病用户。通过整合线上线下的医疗资源、医生资源和用户资源,远程视界已经构建了完整的产业闭环。

仅今年上半年,远程视界上传的阅片会诊量就达到10万多次,营业额超过25亿,预计全年将超过60亿,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硬数据。累累硕果,让远程视界不仅顺利在2015年完成A2亿元融资,更是在今年完成了高达8.8亿的B轮融资,一举成为行业的独角兽。

三个阶段

专科领域的成功,并未让韩春善固步自封。在他设想的企业发展三部曲里,远程视界才刚刚走完了第一步而已:

第一阶段B2B专科远程医疗,将大医院和基层县医院进行联网,通过远程医疗为偏远地区患者提供服务;

 

第二阶段O2O互联网医院,进行线上线下结合。医生上线在线阅片、会诊、咨询、开电子处方,患者则到定点药店去买药;

第三阶段HMO,透过协调所有医疗资源,避免所有不必要或不适当的服务,为患者提供预付费用较少的健康管理服务。

今年,互联网医院取代互联网医疗平台成为了行业主角,据公开信息统计 ,截止到201611月,全国互联网医院大军已经扩充到约36家。在新一轮风口下,韩春善和他的远程视界并未选择单打独斗,而是选择与国内互联网医院的先驱——微医,达成了战略合作。

北京远程视界集团携手微医启动双千计划

在韩春善看来,创立远程视界最主要的就是要切入医疗的核心,这方面、微医也在尝试,微医平台拥有7200组专家团队和26万名医生,同时,微医还拥有国内唯一的互联网电子处方权和全科医学中心。这与远程视界的业务不谋而合,如果能将双方的医疗资源进行互补,形成的协同效应,将会促成一个潜力无限的医疗联盟。

1117日,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远程视界正式与微医携手,在乌镇共同启动了全国家庭健康服务平台双千计划,计划通过一年时间,与1000个县进行合作,每个县培养1000名基层医生,服务对象达到1000万个家庭。

一方是国内知名的专科远程医疗运营机构,一方是国内领先的互联网医疗平台,在向第二阶段过渡的关键节点,韩春善成功找寻到了自己的神队友

慈善扶贫

企业的快速发展,并未让韩春善忘记从事医疗行业的初衷。这几年,韩春善与他的远程视界集团参与了很多慈善扶贫项目,将企业的职责展现地淋漓尽致。

基层医疗的发展,近年来一直是国家推行远程医疗的工作重心。而远程视界的起步原点,也正是基层。
韩春善告诉记者:在为那些农村地区做白内障手术的时候,我们发现,有些病人即使得了白内障七八年也不愿意做手术,事实上几分钟就能治好。不是他们不愿意,而是因为对这种年均收入不超过1万块的农村家庭来说,花一两千块去做一个小手术,成本太高。

这看似无解的成本效益原则,让韩春善毅然决定将远程视界的帮扶对象锁定在基层,通过一个个慈善公益项目,将优质的医疗卫生资源输送到基层,帮助医院、医生提升诊疗技术和能力,给患者带来经济上和医疗上的帮助。

迄今为止,远程视界集团通过与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中国健康促进基金会、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等多家机构携手,进行精准帮扶。

截至目前,北京远程视界集团向社会捐赠资金累计2亿多元;“集善扶贫健康行”项目白内障复明手术共计援助10万名患者,每一例白内障手术资助都在1000-2000元不等;“千县万医”等项目共培训近10万名基层医生;“全民健康促进工程”等项目共向基地医院捐赠总价值达1600万元的心脑血管健康筛查车、眼科、妇科、肿瘤等医疗检查设备。

北京远程视界集团致力于联合公益组织、社会力量共同开展健康志愿服务,内容涵盖爱心手术、医疗培训、健康讲座、医药捐赠、疾病救助等。这将大力促进中小城市、西部落后地区、农村地区的医疗水平提升,为看不起病的老百姓提供免费高端专家医疗卫生志愿服务,帮助欠发达地区提升整体医疗服务水平和质量。

业内人士表示,远程视界这种“互联网+医联体+公益”的模式很好,它科学地运用了医联体的优势,增强了当前医疗公益活动的专业性和便捷性,符合医联体开放、分享的价值观,为我国逐渐解决医疗资源分布不均、看病难等问题提供了一种思路和方案。

我是医生出身,医生最大的职责就是帮助普罗大众解除痛苦。这是我一直来做事情的原则,做慈善也是如此。企业家在权衡利益之外,更应该通过公益来回馈社会,这是企业与个人的价值和意义所在。韩春善在说这番话时,眼神中带着诚恳。

认清本质

所谓时移世易,在今年资本寒冬的大形势下,此前备受热捧的轻问诊已略显疲态,不少企业相继卷入裁员的风波之中。而韩春善所属的远程医疗,却在政策上屡屡传来捷报。继9月贵州省将远程医疗纳入医保,并明确定价后,11月份,四川省也如法炮制地将远程医疗纳入到医保范畴,这对远程视界来说,无疑将直接从支付方促进业务的发展。

认清医疗的本质,或许正是韩春善与远程视界取得成功的最大因素。在众人沉浸在资本红利中试图扶摇直上时,他却选择了避轻就重;在别人陷在营销的怪圈里难以抽身时,他却用免费构建了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很多互联网医疗企业在利益的泥潭里垂死挣扎,却将原因归结在政策的不完善。殊不知,正是传统的思维定式,局限了他们的眼界。

远程医疗究竟应该怎么做?韩春善,给所有人都上了一课。